我竟然发现姚江的水跟街面一样平了

 直流电机     |      2019-06-01 15:18

  10月7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强台风“菲特”来袭,给浙江宁波带来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县级市余姚全城70%被淹,交通一度中断,成为“孤岛”。

  余姚灾情迅速引起网民的普遍关注,而接连曝出来待产孕妇3天没有饭吃、灾民裹报纸过夜、救助物资被哄抢等消息,直指政府预警不足、救助不力。

  公众质疑的是,余姚作为一个临海城市,多年来一直深受台风的侵扰,其应有一套完备的应急措施和预案机制,缘何在这次灾难来临时表现得如此被动?

  10月12日,大水淹城的第五天,余姚主城区积水逐渐退去,部分路段恢复通车,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余姚。

  宁波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这里的人们对于每年夏秋季节的台风早已司空见惯。老一辈人常说:“10月台风要小心。”原因是10月台风适逢天文潮涨期间,有可能会出现台风、暴雨、潮涨“三碰头”,形成人们经常说的“风暴潮”。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这次“菲特”的来袭,却杀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10月12日上午10点半,法治周末记者驱车来到余姚,不同于前几日的高速封道,这里的出入口如今已恢复通车。下了高速,很快就能看到一个救灾物资接收点。通过这里,物资被送到余姚市救灾物资调配中心,再逐一下发到灾民手中。

  此时已是一片艳阳天,但是余姚街头随处可见的抛锚车、穿梭而过的救援车、电力抢修车,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积水散发的恶臭味,等等,无不提醒着这几天来余姚市民乃至宁波市民经历的这场令人心悸的天灾。

  “菲特”台风的来袭,其实并非毫无预警。10月5日,中国气象局网站就发布消息称,第23号强台风“菲特”将于5日下午到夜间进入东海东南部海面,并将于6日晚上到7日上午在浙江中部到福建北部沿海登陆。

  10月7日一早,家住浙江宁波鄞州区古林镇的张聪摸出手机,立马去翻看新闻,看到“菲特台风登陆福建福鼎”的消息之后,他轻吁了一口气。

  窗外,天气正逐渐由阴转晴,张聪心想:台风既然是在福建登陆,浙江总算是躲过去了。

  家住余姚城区的汪博起初也是同样的心理。7日一早,他出门办事,看到马路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脚面。台风雨一阵接一阵地下着。这一切,与以往任何一次台风没有太多不同。

  十几个小时后,汪博不这么想了。当日夜里11点多,汪博办完事准备回家,发现部分马路上的积水已经到了他的臀部,而他的身高是1.78米。

  积水导致交通中断,路上没有一辆出租车,汪博涉水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家里。这一夜,他没有睡好觉,隔一个小时看一下水位。看着水一点一点涨起来,他内心的恐惧一点一点地扩散。

  8日凌晨3点,家住村河岸边的张聪发现家里开始进水。他与父母一起扛来沙袋,堵住前后门,发现徒劳无功地下室突突往外冒水,根本堵不住。

  张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水涨得特别快,我们把电器、沙发等能搬的都搬到了高处。第二天起来一看,家门外一片汪洋,水没过了膝盖。个别村民家里没过了腰部。”

  汪博则哭笑不得地说:“我家小区附近就是姚江,我竟然发现姚江的水跟街面一样平了,到处都是水,而且水没有流动的感觉,就像是一大汪死水。”

  张聪用手机上网搜索微博,看见网友上传了众多汽车抛锚、房屋进水的图片,尤其以余姚市陆埠镇为重灾区。一张陆埠镇卫生服务中心的图片显示,所有的车像下饺子一样泡在黄澄澄的洪水里。

  据媒体报道,“菲特”给宁波余姚市带来极强降水,至10月9日余姚全市过程雨量达506毫米,其中最大的张公岭站降雨量超过百年一遇,达到819毫米;姚江余姚段最高水位达5.33米,超过警戒水位1.56米,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之最。与此同时,城区大面积受淹,交通基本瘫痪,大部分区域停电停水。

  更可怕的是,水库蓄水超警戒水位,不得已,趁着大雨停歇的间隙,部分水库开闸泄洪,再次导致河网水位上升。

  10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水利部门数据显示,4天时间“菲特”带来的强降雨使甬江流域平均面雨量达到440毫米左右。其中,重灾区余姚的总降雨量高达7.5亿立方米,相当于68个西湖的总水量。

  余姚城区被淹的同时,位于余姚市大黄桥南路81号的余姚市公安局未能幸免。在余姚市公安局四楼抗洪救灾指挥部办公室,余姚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何松文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7日他正好回单位值班。但在上班路上,他的车子就因为进水抛锚了。

  此时,余姚公安局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110”指挥中心几小时内收到上千个报警电话,指挥中心电话已被打爆;其次是,公安局断电了,发电机房位于一楼,必须保障发电机房正常运转,否则将直接影响指挥中心办公。

  何松文表示:“110指挥中心承担了市防汛抗灾指挥部与市公安局之间的信息枢纽,指挥中心必须保持顺畅。”

  为此,余姚市公安局迅速抽调人员,“110”指挥中心12名接线小时上班,确保指挥中心正常运转。

  7日当天,公安局发电机房外部水位一度达到80公分,但实际承载水位是70公分,超过部分很快漫了进来。民警们开始筑坝,一层、两层、三层,同时采取5人三班制进行值班,另外配置3台水泵往外抽水,两人冒着触电危险用脸盆人工排水,确保发电机供电。

  同时,余姚市公安局下达指示,要求全局民警全体到岗。这在以往的台风天里,标准配备也只是一半警力。

  余姚市公安局接到的警情几乎都是:水位快速上涨导致的房屋汽车被淹、人员受困等。上千个报案线索中,在警力有限的情况下,民警们只能选择老年人、孕妇、小孩这类群体,重点进行救助。

  从8日凌晨开始,宁波市公安局也陆续派遣警力增援余姚,截至11日,共计增援987人次。

  救助过程中,面对排水不畅、内涝严重的外部压力,警方开始出现“救助不能”的情况。

  何松文告诉记者,余姚全域共22个派出所,只有4个因地势偏高没有被淹,其余均不同程度受淹。其中,受灾最严重地区的陆埠派出所,洪水淹到了窗台。与此同时,出警的车辆也被淹了。

  “我们也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民警们只能靠徒步、泅水的方式尽可能救助老百姓。”何松文特别遗憾,“当时有个皮划艇就好了。”

  9日至11日,随着各方增援力量的到来,救援设备的添置,余姚市渐渐形成了一定的救援体系。尤其是9日晚上10点,河网水位开始下降,也让救援形势得到缓和。

  根据何松文提供的数据,记者看到,10月7日,“110”接处警3454起;8日,2697起;9日,2085起;10日,1919起。甚至有接线员在办公室晕倒。

  在余姚市城区的走访过程中,陆续有群众向记者表达对政府救灾不力的强烈不满,甚至个别地区还发生过哄抢物资的情况。对此,何松文反思:“这次洪水百年一遇,我们没有形成及时有效的救援体系,预案不够充分。”

  在12日下午3点半的新闻发布会上,针对群众对政府暴雨初期信息发布滞后的质疑,余姚市委书记毛宏芳解释,由于水势太猛,尽管尽最大努力抢救广播、电视台等传播渠道,但是一些设备进水,强行开机有发生爆炸的危险。电台、电视台瘫痪后,政府只能借助网络、手机短信等渠道,第一时间发布预警信息、受灾情况、避灾指南等。但受电力设备等故障影响,许多通信设备被迫中断,一些群众未能第一时间了解到灾情。

  在余姚市的采访过程中,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大水围困余姚,余姚市看守所监区也经历了一场艰难的防洪战役。10月7日上午6点50分,余姚市看守所监区发生进水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监区内水位涨到了1.6米,一楼办公设施全部被淹。令人担心的是,监控等安防系统失灵,监所断水断电。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早在一楼被淹前,余姚市看守所便联合驻所武警官兵将近千名关押在一楼的未决人员转移到二楼服刑人员的监室。同时,余姚市公安局也调派了100多名警力前来协助,立即调用冲锋舟、皮划艇等运送干粮和饮用水,保障在押人员的基本生活需求。

  直至10月10日下午5点,深受洪水困扰的余姚市看守所几百名在押人员被分流至慈溪市看守所专区内进行关押。

  尽管余姚各级政府部门表示尽了最大努力,但是,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余姚街头乃至网络上,对于政府的批判不绝于耳。

  据媒体报道,有待产孕妇3天没有吃上饭,也有受灾群众裹报纸过夜,没有集中获得安置的受灾群众基本靠自救。当地物价飞涨,一碟白菜花生要价百元。尤其是天气转晴后,积水持续不退,断水断电、缺水缺粮的困境让受灾群众的对立情绪空前高涨,认为政府救灾不力。

  对此,余姚官方解释,大量的水没退,触到电是十分危险的,政府不敢贸然通电。手机信号不通,是因为通讯基站依靠电力供应才能工作。至于物资供应不足导致哄抢的情况,官方回应:“当前运力不足,部分道路积水严重,物资配送车辆难以及时抵达目的地。”

  10月13日,余姚市政府召开第五次新闻发布会,通报抗洪救灾取得的新进展及下一步计划。

  官方通报,目前余姚市应急物资供应充足、调配有序,根据实际情况设置了301个临时安置点,采取“市级统筹、乡镇分配、军车运输、干部发放”的模式,确保每一个受灾群众有水喝、有东西吃。

  目前,余姚城区大部分超市、菜场均已开门正常营业。余姚市政府计划,在物资发放上,重点对受灾的困难户、低保户、残疾人和外来人员加大救助力度。

  10月11日开始,余姚市开始对重要积水路段进行强排,目前城区除城东立交外,已经全部打通立交涵洞。另外,政府调配了35台大型移动泵车、1500多台小型水泵运达各受灾区域实施排水,截至13日城区大部分住宅小区积水已经消除。接下来,政府将加强对城乡接合部、农村等人口集聚重点区域积水的强排力度。

  积水退却后,垃圾需及时清理、消毒,做好防疫工作。余姚市政府着重坚持“水退一片,环卫、防疫跟进一片”,全力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余姚市政府的这些努力,市民们全都看在眼里。但一些市民和公众仍然诟病余姚市政府的预警不足、救灾不力。作为一个沿海城市,经受过台风的一再袭击,却在此次灾难面前表现得如此被动。有公众认为,余姚市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对此进行反思。